刺蝟的愛

by CC ( LA )

我們好像很久都沒有寫過信給對方,在couplete上一次我寫信已經是6/30/2019,過了一年多,之前是因為我們很甜蜜,而且每一天都在聊天,即使我想動筆寫信給你,我好像也沒有什麼想特別說,因為我想說的,都會在短時間內告訴你,也沒有什麼需要process,最近這兩三個月,我們好像改變了許多,我好像有很多說話想對你說,張開口時卻好像什麼都說不出口,知道你對閱讀文字的感受會比較敏感,或許寫信給你會是表達我感受的一個更好途徑,或許這也可以讓我們回到當初那個純粹的我們…記得你手機已經沒有了couplete,所以只好轉個方式寫信給你…

最近我們會因為一些彷彿是一些小事情就扯上大道理,然後冷戰、冷靜、cave time,然後相隔很長的時間,回復談話,但經過討論,最後還是回到一個死結,最後我們就像英國人所說的”elephant in the room”一樣,學會了小心翼翼地去避免那些我們會知道引發爭吵的話題,可是我們都明知道這樣使我們心的距離越來越遠,只是因為我們已經不知道可以如何處理死結問題,所以我們不談了,但心裡感覺我們有了隔閡,所以感覺疏遠了,所以我們不談得深入,之後就陷入一個惡性循環,心的距離就更遠了。你覺得我不懂你感受,沒有站在你的角度去看你的世界,我覺得你誤會了我,所以你也不明白我,之後我們陷入了沈默,然後,我們還有沒有然後?我們從前的默契,好像慢慢消失了,距離也彷彿越來越遠了,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,你好像已經不需要我的emotional support,是因為覺得我沒有經歷你所經歷的,不會明白你的感受嗎?當我跌倒了,感覺你不會再好像以前一樣憐惜我,不會再為我的悲傷而悲傷,不會感受我所感受的,慢慢地我變回了依靠自己站起來,這真的是我們所希望的嗎?

上上次的冷戰,我的感受是受傷及恐懼,感覺你彷彿一次過拋出無數的問題,指責所有我的不是,受傷的是我一直以為我們是有默契的,我一直以為你是最懂我的人,最包容我的人,最疼愛我的人,你在一夜之間推翻了一切,讓我變得無所適從,恐懼的是你是不是已經厭倦了我們的關係,想放手了。最後,冷戰結束了,討論完問題,結論還是沒有結論,裂痕沒有修補好,水杯有裂痕,沒有修補好,再繼續添加水,只會讓水瀉出更多。

上次當我提起我上的課,當我想討論我們的未來規劃,我想討論我們的目標是怎樣,你已經築起了一道高高的牆,我被拒之於你心中的門外,不願再談下去會變成爭吵,我選擇了冷靜,最後你進入了cave time,我也進入了cave time。曾經,我最驕傲的是我們能溝通、有默契,我們一起聊天的時候,一個眼神、一句說話,已經懂對方所想的,什麼時候,我們的溝通變得如此難以接觸對方內心深處?什麼時候,我們好像已經失去了那種默契?

自從上次的對話,以前悲觀的我回來了,我彷彿回到了當初我們剛在一起,經常為小事吵架的我們的那個自己,悲觀的我在想,這一次會是我們的終點嗎?這次的難關,我們能跨過嗎?

以往我們每當吵架的時候,冷靜下來之後,我們會開心見誠地對對方坦白自己的感受,之後互相道歉,然後一起去研究什麼方法可以改善,讓下次不再為同一個問題爭吵。可是現在,這個機制已經不再行,你說我不再明白你的感受,不再出現你的生活裡,同樣地,我不知再如何與你溝通,大家沒有了妥協,兩隻刺蝟張開了所有的刺,只會把對方刺得遍體鱗傷,我只希望我們能回到最初那個最簡單純粹的我們,你卻說你本是如此複雜,我們好像不再知道可以如何妥協,我不再知道可以怎麼做…

初聞不知曲中意,再聞已是曲中人。既然已成曲中人,何必再聽曲中曲。曲終人散夢已醒,何處再尋夢中人。既知曲人存於夢,何故執於曲外人。不願再做曲中人,奈何越聽越沈淪。曲中曲,人中人,曲散人終離,一曲肝腸斷,天涯何處覓知音。

Need more inspiration? Read through other love letters for him.